传真:0757-85555023
邮箱:1287970437@qq.com
lianchang-gd@163.com
地址:佛山市南海区大沥镇桂江公路奇槎路段东侧勒边工业区
企业新闻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新闻

世界电解铝工业的发展与启示

2016-11-24
  铝是一个年轻的、用途极其广泛的、新型轻金属,到2016年工业化生产及应用只有128年的历史。随着铝的工业化生产和应用,也给世界带来了深刻的变化,飞机的上天、宇宙飞船的太空行驶、高压输送电路的纵横、水陆交通的便捷、安全可靠的食品包装、精美的高楼大厦、优良的机器制造……,毫不夸张地说,是铝在创造一个又一个奇迹的同时改变着世界。


  然而,就在这短暂的128年里,世界铝工业也经受了1907年银行危机、1929~1933年经济危机、1948~1949“马歇尔计划”、1973~1975年石油危机、1979年开始的第二次石油危机和2008~2010年的次贷危机、2010年至当下的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历炼,以及两次世界大战和多次局部战争的洗礼,使得世界铝工业的发展发生着深刻变化。


  21世纪全球社会面临的巨大挑战中除了要应对全球变暖带来的威胁,还要为人类未来经济活动方式开创一条可持续发展之路。根据对未来几十年铝业发展的展望,铝将会成为营造可持续发展方案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人类智慧的各种结晶,包括像铝这样有着多种用途的工业产品,都将为达到可持续发展目标发挥重要作用。为发挥这样的作用,铝工业就要在其整个生产周期中,从最初的待采阶段,直到最后的消费阶段,通过不断减小铝工业生产流程对自然环境的不利影响,发挥其积极作用,都要尽可能地去减小对环境、社会和经济造成的不利影响,并竭尽发挥其积极作用,用一个健康的循环网去造福人类社会;人们深信,铝将会为可持续发展提供解决之道。


  铝的优良性质和应用领域


  铝具有特殊的化学、物理特性,密度较小,质地坚,而且具有良好的延展性、导电性、导热性、耐热性和耐核辐射性,还可以近乎百分之百回收,并可被加工成多种形态种类,这些都决定了铝的用途会非常广泛。


  自1888年首次被生产以来,铝已经成为第二大被广泛运用的金属,仅次于钢铁。全世界已经生产的铝中有四分之三仍在被使用,而且其总量也在不断增加,这些铝可以被无限重复使用。


  铝被广泛使用的领域有:航空、航天、公路、铁路、航海、食品、医药、包装、建筑、机械制造、防腐工程、电子产品和传输导线等。


  不难看出,铝的应用及其广泛,在人类社会发展中的重要作用。


  全球炼铝工业简史与回顾


  目前,在世界上工业生产铝的方法有两种:一种为霍尔-埃鲁熔盐电解法,另一种为矿冶炉碳还原法;但绝大多数是采用电解法。根据全球炼铝工业的发展状况,炼铝工业的历史大体上可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工业生产起步与摸索、铝用途开发创造奇迹阶段,1886年到1947年前后;


  第二阶段:自焙槽炼铝技术成熟、西方国家大规模发展与应用阶段,1948年到1960年;


  第三阶段:大型预焙槽炼铝技术开发、节能降耗起重要作用和全球铝业布局发生变化阶段,1961年到1980年。


  第四阶段:大型预焙槽炼铝技术成熟并推广应用、高度重视环保、发达国家发展至鼎盛和第三世界大力发展阶段,1981年至今。


  第一阶段(1886-1947年)的基本情况


  该阶段为工业生产起步与摸索、铝的用途创造奇迹阶段。


  1. 1886年,美国的霍尔(Hall)和法国的埃鲁特(Heloult)发明了冰晶石——氧化铝熔盐电解法生产铝,是当今世界铝工业的基础。


  2. 1889年法国在Froges建造第一台1000A的单阳极铝电解槽,能耗在10万kWh/t.Al。


  3. 1888~1989年在美国匹兹堡和瑞士的纽豪斯,采用Hall-Heroult法建造的世界第一批铝电解槽投产。


  4. 1890年,是化学法和电解法的交替时代,世界铝的年产量在180吨左右。


  5. 随后,扩大电解槽尺码、降低电流密度等这样的技术很快得到运用,到1893年铝电解槽能耗已经降低到了26千瓦时/千克,到19世纪末则达到25千瓦时/千克。但在接下来的40~50年中,能耗降低技术没有任何突破。1937年,法国Penchiney公司采用的50千安电解槽,其能耗降到了21千瓦时/千克,此后十年至1947年,也基本维持在这一水平,最低可到20.4千瓦时/千克。


  6. 以美国铝业公司为代表的,开展了早期的预焙阳极电解槽的开发,开始时的容量约为10kA发展到1935年的50kA。


  7. 两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极大地刺激了铝工业的发展:因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6~1918.11)不久,发明了飞机和汽车,飞机的发明与发展是20世纪的一大奇迹;第二次世界大战(1939~1945年)的爆发,促进了铝的生产和消费。


  第二阶段(1948~1960年)的基本情况


  该阶段为自焙槽炼铝技术成熟、两大阵营大规模发展与应用阶段,1948年到1960年;


  1. 由于两次世界大战的刺激,自焙铝电解槽技术日趋成熟,工艺技术更加完善,电解铝的能耗迅速降到15000kWh/tAl;


  2. 以前苏联为代表的社会主义与以美、法、日为代表的资本主义两大阵营电解铝迅速发展,世界铝总产量首次突破100万吨,到1960年,世界的铝总产量发展到449万吨。


  3. 大型预焙铝电解槽开始开发,在20世纪50年代美铝集中在田纳西工厂进行了大型预焙铝电解槽的集中开发,并开发成功100kA预焙铝电解槽。


  4. 由于炼铝工业的飞速发展,推动了全球现代经济的快速发展。全球汽车、航天、航空、电力、机械制造、军事装备等行业的现代化进程加快。


  5. 战后,西方国家经济进入快速发展,战败国德国和日本也在迅速崛起。


  第三阶段(1961~1980年)的基本情况


  该阶段为大型预焙槽炼铝技术开发、节能降耗起重要作用和全球铝业布局发生变化阶段,1961年到1980年。


  1. 在1960年之前,人们在采用霍尔-埃鲁法生产铝时,并不会过多考虑铝电解槽的能耗问题,因为当时有大量的需求和廉价的电能。但时过境迁,进入20世纪60年代,大多数国家的铝工业都面临高电价和能源短缺的难题,所以,如何节约能源便成了提高铝工业效益的关键所在。


  2. 由于对工作条件与环境保护的严格要求,在20世纪60与70年代,是全球大型预焙槽开发阶段,以法国彼施涅铝业公司为代表的,相继开发了130kA、180kA预焙铝电解槽。


  3. 在20世纪60年代,以美国铝业为代表的开发了P-155槽,电解槽容量达到155kA,70年代开发了P-225型和系列A-697型电解槽,电解槽容量达到200kA左右及230kA,并于70年代末投产。


  4. 由于20世纪70年代两次国际石油危机,日本电解铝工业被迫倒下,当时号称世界第三产铝大国的日本,铝产量从118万吨/年降到30万吨/年。


  5. 美国的铝产量到1980年达到历史最高峰值为年产465万吨。


  6. 全球电解铝开始向电力充足、价低的加拿大、委内瑞拉等国转移。


  7. 中国正值改革开放初期,急需发展经济;当时也正是国际石油危机的末期,发达国家也在不遗余力地寻求新的发展,希望将经济尽快恢复,如日本将因危机倒下的设备卖给中国,将固定资产尽快转化为现金资本,为寻求新的发展奠定经济基础。


  第四阶段(1981-至今)的基本情况


  大型预焙槽炼铝技术成熟并推广应用、高度重视环保、发达国家已发展至鼎盛和第三世界大力发展阶段,1981年至今。


  1. 法国彼施涅铝业公司,到1987年,已成功地开发出AP18(180kA)中间点式下料电解槽,目前AP18电斛槽已建成投产的有3412台,年产量达到170 万吨;


  2. 彼施涅从l981年开始开发研究AP30(300kA)电解槽,1986年采用AP30技术建设了一个G系列,目前,采用AP30电解槽技术的有2472台槽,年产量达到210万吨;


  3. 进入20世纪90年代,处于世界各种铝电解槽技术发展的挑战及自身发展利益驱动,彼施涅铝业公司一直不断开发更大容量的预焙电解槽技术。1995年,开发了400kA(AP40)槽,由于公司没有新上铝电解厂的计划 使AP40槽没有建没生产线,但他们并没有停止进一步开发大容量电解槽的研究工作,将AP30电解槽进一步优化,进行强化电流的研究,将AP30电解槽300kA的电流强度强化到350kA下运行,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


  4. 彼施涅在总结AP18、AP30、AP40等技术的基础上,进一步采用先进技术,2001年开发了世界最大容量的AP50(500kA)电解槽技术,电流效率达到95%;


  5. 全球高度重视环保,联合国为此专门发表《人类发展报告》,呼吁国际社会加强环保,减少温室气体排放。1997年的京都议定书规定工业化国家要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减少全球气候变暖和海平面上升的危险,发展中国家没有减排义务。


  世界各国在开发大型预焙铝电解槽的进程见表1所示。


  表1中展示大部分的最佳纪录都是在12.7~13.2kWh/kg这一范围内,这是目前电解铝槽能耗的最佳水平段。其中有些非常好的能耗记录是在试验中完成的,大部分生产线上的能耗记录还是维持在13.0kWh/kg这一水平上。


  目前为止自焙铝电解槽的最佳能耗记录是由Okada公司在1982年上半年创造的,97kA120电解槽,能耗13.4kWh/kg。自焙铝电解槽的一些测试最佳纪录达到了12.7kWh/kg,电流100kA,但由于“石油危机”这些都无法被运用。


  发达国家的电解铝技术已发展到鼎盛,体现在:近36年中,电子计算机控制技术、干法烟气净化技术、点式下料技术、氧化铝超浓相输送技术、新阴极材料和高质量阳极的生产技术、大功率高效率的整流装置技术、配套工艺操作装备(如出铝、更换阳极、提升母线等装备)的生产技术等的完善与集成应用,世界铝电解工业发生了巨大变化:近37年中世界铝产量平均约以4.0%的速度递增,工业电解槽的容量已发展到660kA,最好电流效率达到96.2%的水平,直流电耗达到12600kWh/t,烟气集气率和烟气、粉尘总净化率达到98.5%和98%。


  以中国为代表的第三世界,电解铝工业迅猛发展。


  当我国的国门打开之时,就开始向着大型预焙铝电解槽技术的迈进,当时国力较弱、十年浩劫、国外对技术的封锁等等,使我国在开发大型预焙槽炼铝技术的道路上是非常之艰难、经验缺乏、技术难度和危险性都十分高等等,这些没有压垮我国炼铝人几代人的努力与艰辛,经过引进与消化,再经过国家集中全国优秀人才团队集中自主攻关,终于使我国的电解铝工业迈入世界先进水平,不仅打破国外对技术的封锁与垄断,而且也使我国铝工业已连续15年铝产量雄踞世界第一,炼铝能耗列世界各国最先进水平,2015年全国电解铝平均能耗较世界平均能耗低677kWh/t.Al,作为一名中国炼铝人,每当站在国际舞台上时都会感到无比的自豪和荣光!


  当今世界电解铝工业的总体情况


  2015年全球原铝产量5734.78万吨,其中我国3141万吨,占全球总产量的54.8%,已连续15年雄踞世界各国铝产量第一。


  2015年世界电解铝产量与分布情况:中国54.80%,俄罗斯6.40%,加拿大5.00%,阿联酋4.60%,印度3.20%,澳大利亚2.80%,美国2.70%,挪威2.10%,巴林1.60%,巴西1.30%,其他15.50%。


  世界电解铝的发展出现的新情况是:


  1. 到2016年,铝工业化生产及应用已有128年历史;截至到2015年底,世界上累计原铝产量约12.2亿吨,中国累计原铝产量约2.5亿吨,占全球累计原铝产量的20.5%;中国已连续15年雄居世界各国铝产量第一大国,2015年中国原铝产量约占世界当年铝总产量的54.8%;今后相当长历史时期内,中国铝产量列世界各国之首已成定局。


  2. 美国电解铝产量从上世纪的1980年达到峰值之后,铝产量一路下滑,从上世纪第一产铝大国下滑到2015年的铝产量仅列世界各国第7位。


  3. 印度和中东地区原铝产量地位在上升。


  4. 俄罗斯以其丰富的西伯利亚水电资源和深厚的理论基础,正在开展现代化大容量预焙铝电解槽的升级换代和扩建。


  世界电解铝工业发展历程中值得关注的国家


  在世界电解铝工业发展进程中值得关注和引人思考的3个国家是美国、日本和中国,美国是上世纪在电解铝工业中处于霸主地位,日本在上世纪电解铝产量曾列世界第三位,如今几乎全面关停,中国是当今世界最大产铝国。表2为当时世界原铝产量情况。


  日本电解铝工业倒下的背景与启示


  1973年10月,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阿拉伯石油生产国削减石油输出量,造成油价飞涨,立即打乱了西方国家经济发展的节奏,从而引发了经济危机。


  这是战后最严重的一次全球经济危机。在危机发生一年之后的1974年12月,美国汽车工业下降幅度高达32%,道·琼斯股票价格平均指数比危机前的最高点下跌近一半,1975年,美国的失业率高达9.2%。而在此期间,整个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的工业生产下降了8.1%;英国的股市比危机前的最高点下跌了72%;危机最严重的1975年,西方发达国家的每月平均失业总人数达1448万人;世界贸易的总额在1975年减少了6%。


  最为可怕的是,此次经济危机造成了西方资本主义经济较长时间的“滞胀”。一方面,危机之后,经济回升极其缓慢;另一方面,通货膨胀却与萧条共存。危机过后,各发达国家的通胀率依然居高不下,美国的通胀率甚至还不断上升,1979年消费物价上涨年率达到13.2%。


  直到80年代里根成为总统后,运用减税、减规、减开支和节制通货流量等“里根经济学”,才使得美国经济逐渐走出“滞胀”出现巨大的回升。


  由于石油危机的冲击,特别是第二次石油危机的冲击,电力成本幅度提高,全球性的供需平衡被打破,导致了铝锭价格下跌,日本铝冶炼厂陷入困境。


  在第一次石油危机冲击后,日本由于冻结和废弃了三分之一的设备,与此相呼应,日本国内经济情况出现好转,各冶炼厂出现赢利(1979年)。第二次石油危机后,全球性的铝锭供求的紧张和频繁涨价,出现了持续的、虚假的需要气氛。


  1982年日本铝冶炼厂商累计亏损1314亿美元,1983年由于年初到秋,铝价的好转,亏损减少到786亿美元。


  日本在危机下铝冶炼厂家的生存战略


  1. 日本产业结构审议会提出了3年内免除各铝冶炼公司9%的原铝进口关税,约430亿日元。


  2. 日本最大的铝生产商住友铝业公司尽管其铝冶炼设备能力、生产实绩都居首位,但仍由于既无水电、煤电而处境艰难;采取的应对措施:完全关闭东予9.9万吨/年的电解铝厂;开发高附加值的高纯铝,月产300吨;依靠便宜的进口铝锭发展铝加工。


  3. 日轻1984年关闭小牧7.2万吨/年的产能;迅速地从建材、加工产品向磁盘基板和新的非铝领域挑战;向高新领域、高技术、电子设备领域挑战,在磁盘基片、阴极射线管底板、氧化铝陶瓷方向取得成功。


  4. 三井铝业公司:生产能力16.4万吨,1983年产量为10.3万吨。采取应对的措施:将火力发电厂进行技术改造,有效利用粉煤,加普通煤,降低发电成本,同时将剩余电力外买;合并三井氧化铝制造公司;发展高纯铝,达到年产2000吨;进口开发。


  5. 昭和轻金属公司:积极开发海外进口铝,新开辟委内瑞拉和恩扎斯进口原铝,昭和轻金属公司与昭和电工联合澳大利亚CRA公司合作,成立合资公司,签订了从澳大利亚铝业公司科马尔柯子公司长期进口铝锭的协议,实现了从1982年月亏损213亿日元,到1984年实现月利润10亿日元;基本路线是强化纵向联合。


  6. 根据其未来的发展战略,积极将闲置的电解铝资产销往中国:


  1979年,日本轻金属公司将关闭的8万吨160中间大料箱下料预焙槽卖给贵州铝厂,贵州铝厂于1982年建成投产;


  1984年,日本三菱轻金属公司直江津铝厂将已淘汰的年产5万吨10.6上插自焙槽卖给青铜峡铝厂;


  1986年,日本苫小牧铝厂将淘汰的5.5万吨140台155中间闸刀式下料预焙槽卖给白银铝厂。


  美国电解铝减少与铝消费的增长


  美国电解铝产量从上世纪的1980年达到365万吨的峰值之后,一路下滑,到2015年其电解铝产量仅为158万吨,列世界各国第7位;而其原铝消费仍然是世界大国,铝的消费在逐年增加,到2015年,美国的原铝消费达到532.5万吨,列世界第二位。这得益于其波音飞机和卡特汽车等在全世界范围内销售。


  中国电解铝雄踞世界铝产量首位


  我国电解铝技术来源:铝电解理论及自焙槽生产技术来自前苏联;大型预焙槽最初来自日本。通过我国几代炼铝人的不懈努力,我国已是世界炼铝最大国家。


  旧中国没有自己的铝工业,1953年在前苏联的帮助下,采用自焙槽炼铝技术建造了我国第一家铝厂,直到改革开放的1982年,我国电解铝工业几乎全是高能耗、重污染的自焙槽炼铝。


  改革初期,中国尚未融入世界经济体系,处于半封闭式的基本自给自足的自我发展的阶段。当期正是国际石油危机的末期,发达国家也在不遗余力地寻求新的发展,希望将经济尽快恢复,如日本将因危机倒下的设备卖给中国,将固定资产尽快转化为现金资本,为寻求新的发展奠定经济基础。我国通过引进与消化,特别是我国举全国之力,集中自主开发研究,并建设了国家大型铝电解工业实验基地,借助于我国改革开放及加入WTO之后,中国的经济逐步融入国际大家庭, 为我国的电解铝的发展插上了腾飞翅膀。


  改革开放后,1982年引进日本日轻公司倒下的160kA预焙铝电解槽的基础上,通过消化引进、自我开发、淘汰落后,逐步形成了我国现拥有的160kA、200kA、230kA、240kA、280kA、300kA、320kA、350kA、400kA、500kA、600kA、660kA等预焙铝电解槽为主流的炼铝工业体系。取得了世界先进水平的技术经济指标,电流效率达到93%、直流电耗12800kWh/t左右;采用大容量预焙铝电解槽单位产量高、投资省、劳动生产率高,是今后我国电解铝行业发展的主流。


  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到2015年的37年间,可谓我国电解铝工业得到迅速发展阶段,年平均增长速度为13.8%,在此过程中,我国也全部淘汰了落后的自焙槽生产工艺技术。2015年我国电解铝总产量达到3141万吨,雄居世界第一位,我国“十二五”期间,电解铝产量平均以14.17%的增长速度发展,表5为我国铝工业“十二五”期间的发展情况。


  我国已在世界炼铝工业的历程中在第三阶段开始崛起,到2015年年底为止,我国累计生产原铝约2.5亿吨,占世界累计总产量的20.5%。


  当今世界原铝的消费情况


  由于铝具有其优良的性能,为人类的发展,特别是近代的发展起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正如前所述,铝是人类可持续发展进程中不可或缺的并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2015年全球原铝消费及分布情况:中国54.50%,美国9.30%,德国3.75%,日本3.25%、印度2.55%,韩国2.30%,土耳其1.65%,巴西1.40%,意大利1.35%,俄罗斯1.25%,其他18.70%。


  从2015年全球原铝消费及分布情况中可以看出,我国是当今世界第一消费大国,占世界原铝消费总量的54.5%;美国列第二位,原铝消费达到了532.5万吨。世界原铝消费前10位的国家占世界原铝消费总量的81.3%。


  值得认真思考的问题


  在世界范围内,铝的应用给人类的发展带来更多益处并促其持续增长是毫无疑问的。随着世界人口的不断增长,人类不断探索生存空间,向太空发展十分遥远,向海洋发展可能是一条较适合的道路。这样,铝不仅仅是满足当今世界人们的发展需要,更为未来人类的发展起着重要的作用。然而,当今的世界铝工业的发展存在着诸多问题以及我国铝产业的发展也存在不少问题,应引起高度重视。体现在:


  世界上绝大多数铝产业链是从铝土矿开采、氧化铝提炼、电解铝冶炼到铝的加工过程。严格地讲这种方法不是最科学的方法,但是目前最经济的方法;采用电解法生产1吨铝,大约需铝土矿4吨、氧化铝2吨、炭素材料0.5吨、氟化盐30公斤、电耗15000千瓦时等,约需要至少排放2吨的赤泥、2.4吨温室气体以及各种废固和其他有害气体(如氟化物、氮化物、硫化物等)等等。随着人类的进步和科技的发展,探索和寻求更加科学的方法,使铝的全流程无污染、能耗低,所有产出物都是可以利用或重复使用的循环经济发展模式,如TAC技术等,是人类发展不断进步的必然,尚需人类做出不懈的努力。


  世界优质的铝土矿资源基本被发达国家所控制,对发展中国家铝工业的发展是极大的挑战,寻找可靠的铝土矿资源或开展低品位铝土矿资源的经济利用是发展中国家要充分考虑的重要课题之一。


  尽管世界铝产量到2015年年底已累计达约12.2亿吨,且大约有8亿吨在重复利用,世界再生铝产量达到1700万吨;但世界经济发展极不平衡,全球铝的需求将继续呈上升阶段,据预测,世界未来10年铝的消费量将以约3.8%的速度增长。


  中国铝工业的崛起和发展壮大是对促进世界经济发展的强有力的拉动,也是对世界人类发展的贡献。体现在:目前我国每年铝土矿和氧化铝进口贸易额在近50亿美元;我国是世界上炼铝能耗最低的国家,减少了温室气体的排放;美国、日本、德国、韩国等主要铝消费国早已不能自给,需要世界上像中国这样的国家强有力的支持,以满足世界各国发展的需要。


  中国原铝消费量也列世界各国铝消费量之首,2015年中国原铝消费量约占世界当年原铝消费量的54.5%;中国经济发展的结构性调整和进入新常态,对中国原铝消费而言仍然正处于消费增长的中期,主要体现在中国的高铁、地铁、城市轨道、高输变线路、军事、汽车、城乡一体化建设、棚户区的改造、新型机械制造、钢铁冶炼、包装业等方面;另考虑到中国的“一路一带”战略的实施等。就目前和未来5年而言,我国的铝消费增长速度应略高于GDP的增长速度。


  多年来,我国一直在喊着电解铝产能过剩,可是这么多年来我国的原铝产量一直都被消费了,也没有哪一家企业电解铝挤压在仓库!应该说,我国电解铝工业的确存在着结构性过剩,即我国的铝土矿资源满足不了氧化铝产能的需要,氧化铝产量满足不了电解铝产能的需要,电解铝产量满足不了铝加工产能的需要,完全是产业结构上的问题!所谓的电解铝产能过剩的理由是电解铝的运转率不到80%和铝市场价格低为依据,如果以此为依据值得商榷,体现在:电解铝行业一直在高速建设时期,当年形成的产能不可能达产;电解槽生产没有永动机,我国每年约有22.3%的产能需要大修,大修周期一般需45天;大修电解槽和新建电解槽启动后约需3个月才能达到正常的电流效率,在3个月内平均电流效率约低于正常生产的10%;处于快要大修的电解槽(老龄槽)不可能像正常电解槽生产时的效率;任何电解铝企业在大规模和系列化生产过程中难免出现事故或它因,如停电、限电、机械故障等,我国在近4年里就有4家电解铝企业发生过短路口爆炸,造成全系列停产等等。纵观世界电解铝行业的发展和经济的发展,我国电解铝行业的确需要结构调整,不能再以高速度建设发展,更不能在人口密集地区继续超大规模建设!应引起国家及有关部门高度重视。


  铝的重复利用率很高,世界上已累计生产出的原铝中约75%在循环应用之中,且铝的再生利用能耗仅为原铝能耗的5%左右;中国再生铝产量在“十二五”期间已开始进入回收快速增长期,2015年中国再生铝产量约占国内当年原铝产量的38.7%;我国应鼓励和支持发展再生铝行业(而不是假借再生铝的名义建设电解铝),从我国的现状分析看,我国再生铝行业的发展在产能上至少尚有50%的空间,随着铝产业链的发展,将来世界上也必将产生原铝产量和原铝消费量下降的局面。


  我国的原铝产量占世界原铝总产量的54.8%,原铝消费也占世界原铝消费的54.5%,可谓占世界铝产业大半江山。然而,我国在世界铝贸易舞台上的话语权不足,在某些程度上影响着我国铝工业的发展,应引起国家有关部门及行业人士重视,认真研究问题的所在,并制定出有效战略措施予以应对,改变这种不对称的局面。


  (注:以上纯属个人观点,仅供参考,不足之处或者错误请批评指正,谢谢!)【本文作者系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我国著名的铝冶炼专家,我国大型预焙铝电解开发与成套生产工艺技术开拓者之一,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获得者,前国家重大科技攻关项目副总指挥兼铝电解指挥,现任北京安泰科信息有限公司资深专家、索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高级顾问。】

上一篇:张波与中外铝加工行业企业家共话铝行业发展   下一篇:民用铝将成为西南铝未来发展重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